杜冬萍

文章1 阅读量15128

简介:主任医师、教授,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疼痛科

在“疼痛”面前不用太坚强

15128 25天前

  来自临床的病例——

  54岁的胡女士因为腰疼,总觉得腰部有个痛点,“针刺样”地疼,怎么也治不好,毛病不大,但腰疼弄得她心烦意乱。到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疼痛科就诊,杜冬萍教授建议她用“浮针”的方法试试。她满口答应,治疗了2次,腰上的痛点消失了。

  60多岁的吴先生患“带状疱疹”愈合后已经两年,而遗留的后遗神经痛却一直困扰着他,前胸部皮肤疼痛始终不能碰,他也接受了“浮针”的方法治疗,延着胸部神经的走向,在多处运用“浮针”疗法,第一次治疗他说皮肤就可以碰了。经过四次治疗,取得令他满意的效果。

  56岁农民老李,车祸伤截肢后2年余,每时每刻都感觉截掉下肢的脚趾剧烈疼痛。来六院疼痛科3次射频治疗后,疼痛完全缓解。

  疼痛对大脑、全身都是一种恶性刺激。它影响着人们的食欲、睡眠,影响着人们的工作、学习。它的“恶作剧”有时还能导致人们精神和心理的失常。

  随着医学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疼痛治疗已成为医院的常规工作。1981年9月在苏格兰爱丁堡召开的第三次世界疼痛学术会议,就有40个国家2000名专家参加。

  国外已出版治疗疼痛的专著和刊物,还有“疼痛治疗学会”组织。国内亦开展了“疼痛门诊”和“疼痛临床病房”。

  1988年9月在河北承德召开了全国首次镇痛专题会议,近500名专家学者到会研讨。

  资料显示,全世界每天约有550万人忍受癌痛的折磨,我国至少有一亿以上的疼痛患者。

  在我国成年人中,疼痛发病率为40%,而这些疼痛病人中有近七成人从未去专门的疼痛门诊就诊。他们常觉得,身上某个部位疼一下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很多人宁愿挺一下熬过去了事。即使是在医疗条件相当发达的欧美等国,这种情况也屡见不鲜。因为工作生活繁忙,美国人对轻微和慢性疼痛一点都不重视,有点头痛脑热的,根本不愿吃药,殊不知,其实有时只要在医生的指导下用些止痛药,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除了患者自身的因素外,大多数医生对疼痛治疗不够重视,也导致疼痛患者长期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很多医生在听到患者说有疼痛症状时,首先想到的还是解决其最根本的病因,觉得只要原发病治好了,治疼痛手到擒来。这使得我国至少有1亿疼痛患者没有得到及时充分的治疗,其中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疼痛也是一种可以诊治的疾病。

  更有些人,因为听信某些误传,认为吃止痛药会带来很多副作用,甚至会上瘾,从而放弃了止痛药这一最方便简单的止痛手段。只要规范用药,吃止痛药不会带来副作用。

  疼痛,这种人类最原始的痛苦,已经成为全球卫生行业共同关心的问题。

  国际疼痛学会把每年的10月11日定为“世界镇痛日”;

  中华疼痛学会将10月11日—17日定为第一个“中国镇痛周”,提出“免除疼痛,是患者的基本权利”的宣传主题,向全社会告知重视疼痛的重要性,普及疼痛知识。

  我国卫生部发出通知,决定在《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中增加“疼痛科”科目,对现代人的慢性疼痛进行诊断治疗。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开展疼痛治疗始于1988年,由已故著名疼痛治疗专家、医学博士徐惠芳教授创立,为国内率先开展疼痛治疗的医疗机构之一。2001年8月该院疼痛科正式成立,为一级学科,除开设疼痛门诊外还专设疼痛病房。

  10余年来,该科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门诊量逐渐上升,年诊治患者已达2万余人次,位居上海十大医院同行业之首。该科积极钻研和探索新的治疗技术和手段,提高疗效,除确保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以外,重点加大对复杂性难治性神经痛以及晚期癌痛的研究,并已取得了相当的成效。

  杜冬萍主任介绍,人的脏器系统都有一种特殊感受器,即伤害感受器。伤害及这种感受器及其传入神经元,就产生疼痛冲动传递。疼痛冲动经脊髓上引传递给大脑产生疼痛知觉。任何损伤和疾病均可产生被为致痛物质的化学物质1如缓激肽、组胺、5-羟色胺和前列腺素等。在各种刺激时能兴奋伤害感受器或使其释放疼痛物质时,人们就有了疼痛的感觉。

  虽然疼痛机制到目前为止医学界还没有统一的认识,但是绝大多数疼痛是由于神经末梢受到机械压迫或炎性物质刺激所致。因此,治疗的目的是阻断这种恶性循环,解除炎性物质对神经的刺激以及阻断痛觉向大脑中枢的传导,促进局部水肿和炎性物质的吸收,从而解除疼痛反应,获得治疗疼痛性疾病的奇迹性疗效。

  镇痛药可抑制疼痛冲动的产生、传递与感知。手术中为了让受术者免除疼痛,常规运用神经阻滞疗法,即将麻醉性镇痛药注入人体特定部位,以达到手术无痛之目的。而将局麻药、止痛药、激素及神经营养剂等药物注入末梢神经、脑脊液神经干或神经节和交感神经节的部位及其周围达到阻断疼痛的向心传导的神经阻滞疗法,可以获得治疗疼痛性疾病的奇迹性疗效。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局限性。镇痛治疗因局部用药、剂量小、方法安全、无全身副作用,而给部分疼痛患者带来福音。但是它并非包治百病,它的适应症常见的是:急、慢性腰腿痛、肩周炎、肩手疼痛综合症、颈椎病、腰背痛、面肌痉挛、头痛、肋间神经痛、带状疱疹、三叉神经痛、腱鞘炎、晚期癌性痛等数十种疾病。一般每周治疗一次,三至四次为一疗程,必要时过二周施行第二个疗程。

  杜冬萍教授带领团队开展疼痛治疗已达100余种疾病,目前仍在继续扩大诊治范围。

  主要治疗的疼痛性疾病为:

  1. 急、慢性腰腿痛:腰背痛、腰椎间盘突出所致的腰腿痛、椎管狭窄引起的腰腿痛等;

  2. 颈、肩上肢痛:颈椎间盘突出所致的颈肩上肢痛、肩周炎等;

  3.神经痛: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截肢后的残肢痛和幻肢痛、各种头面痛、术后慢性疼痛、盆腔痛。

  4. 骨关节痛:膝关节、肩关节、髋关节以及脊柱小关节退行性变等引起的疼痛等。

  浮针治疗适应症是:

  急、慢性软组织炎或筋膜炎引起的疼痛、急慢性腰背痛、带状疱疹神经痛和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一周治疗2次,3-4周为一疗程。

喜欢我就点我吧!

分享:

作者文章推荐更多>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2000-2018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 | 医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