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祺

文章88 阅读量1589359

简介:主治医师、主治医师,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男科

童年,我的永无乡

3 17763 1年前

   一个同事家的孩子从小就过敏,对狗毛过敏、对泥巴过敏、对粉尘过敏。越是这样,她就把孩子养的越精贵。从小不让去乡下爷爷奶奶家,郊游都是全副武装。听她分享着自己的育儿经,手札君不禁感慨和庆幸自己拥有一个真正的童年和健康的体魄。

   手札君的童年,大部分时间是在乡下奶奶家度过的。上了小学之后,我回老家的频率明显增加了。我把所有的假期都奉献给了山旮旯,因为我真正地意识到那里才是我的永无乡。堂哥阿宽堂弟阿强是永无乡中的梦幻天使,他们让我接受了大自然的熏陶,让我不再盲从城里的孩子,让我着实有了一种想在土壤里翻滚的欲望。   

屏幕快照 2018-06-01 下午9.44.38.png

   春天,一个让人迷醉的季节。在爷爷的番茄地里,有三个影子在忙碌。我总是没有耐心地在把蚯蚓从缝中拖出来的时候把它扯断了,害地阿强总是装出蚯蚓喊疼的样子来羞我。捉蚯蚓的目的是为了钓鱼。每次挖好蚯蚓后,阿宽总会大度地说:“走,上咱家鱼塘钓去!”其实,阿宽总是把别人家的鱼塘比作自己家的鱼塘,还用在语文课上新学来的词语美名其曰:借代。正因为是“借代”的,所以每次钓鱼时我都担心会撞上鱼塘的主人。有一次,我和阿宽阿强运气特好,钓了半桶鲤鱼和大半桶鲫鱼。正当我们发愁该怎么拎回去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混厚的男中音:“要我帮你们吗?”还是阿强眼尖,看清那个人后便躲到了阿宽身后,阿宽的脸都吓白了。我这才知道,身后的那个人叫庞老六,是眼前这口整个春天都在为我们免费进贡鱼的鱼塘的真正主人。一脸的尴尬,满脸的歉意,是当时已经惊呆的我所能作出的唯一反应。奇怪的是,他什么都没说,拎起两桶鱼就走了。当我们回到奶奶家时,庞老六和奶奶正坐在井边唠嗑,里屋的八仙桌上摆着一大盆水煮鱼。庞老六说我是稀客,要我尝个鲜,而且那两桶鱼还托人给我带回了城里。   山旮旯里的人,朴实,厚道,像一大缸淳香四溢的米酒,令我在不知不觉中就陶醉了。   

屏幕快照 2018-06-01 下午9.44.44.png

   夏天,三个影子在树林间游荡。一棵柚子树上停了三只知了,三根粘有蛛丝的竹杆伸向了它们…篝火边上,我们仨在煨知了。那时我认为世界上最美味的佳肴就属知了肉了。吃到得意的时候,我还大喊:“树上所有的知了都归我吃喽!”没想到知了似乎也通了人性,待我再想大牙祭的时候,它们全都不见了踪影。  夏天还是一个让人萌生理想的季节。当天空挂满晚霞的时候,我们坐在山丘上。阿强说长大后要当厨师,我说想考大学,阿宽说要当兵。阿强笑阿宽样子长得呆瓜似的阿宽也想去当兵,臭美!于是,阿强阿宽又扭打成了一团,还顺势滚下了山丘。接着,身后便传来了嗷嗷的叫声和欢乐的笑声。山坡上高挑的狗尾草,它是这儿一切欢乐的见证者,此刻正随着徐徐吹过的晚风摇摆着……   

屏幕快照 2018-06-01 下午9.44.52.png

   秋天,一个让人感伤的季节。阿宽在一次割麦时被打谷机打掉了食指。看着阿宽咬牙切齿喊疼的样子,我和阿强都难过得哭了。阿宽是个天性乐观的人,他在缝好针的第二天就又带着我去大山里疯了。    在我读四年级时的那个秋天,爷爷离开了他耕耘了一辈子的土地。其实这也是无可奈何的。那是秋天太阳最毒辣的时候,爷爷在地里浇粪时突然晕倒了。等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了:脑溢血导致下半身瘫痪。爷爷是一个典型的庄稼汉,他把这辈子该流的和不该流的汗都流进了地里,连最后的那一丝无奈也留在了地里。奶奶在门口放了一把躺椅,让爷爷躺在那里。爷爷内心的一些温柔的东西流露了出来。奶奶劈柴,爷爷看着;奶奶洗衣服,爷爷端详着;奶奶去卖菜,爷爷目送着;奶奶为爷爷擦身子,爷爷微笑着。有人说乡间这种朴实的像泥土一样的爱情不算真正的爱情,可这一生一世互相牵挂着,搀扶着对方,不是爱情又是什么呢?!  

屏幕快照 2018-06-01 下午10.42.49.png
 

   冬天,一个并不寒冷的季节。抓麻雀是冬天才特有的一种乐趣。在奶奶家那棵早已掉光叶子的歪脖子枣树下支起一个半圆型筛子,在筛子下面撒一把喂鸡用的陈米,再在筷子上系一根绳子,我的“远距离遥控”捕鸟就开始了。麻雀们一只只飞来了,我的手开始颤抖起来,“啪”,筷子倒了,一群几十只的麻雀我只抓到了个位数。奶奶准备拔毛的时候,我还是动了怜悯之心,让奶奶把它们放了。奶奶一边笑我憨一边又重新替我支起了筷子……    离奶奶家住的村庄不远有一个小镇,镇上的玻璃厂一到冬天就停产。趁着这会儿没人看守,奶奶就会带上我和阿宽阿强去拾烧玻璃留下的煤渣。从村子里通往镇上的是一条细碎而弯曲的小路。奶奶走在前面开路,我和阿宽强推着平板车像小鸡似地跟着。在拾完煤渣回来的路上,奶奶会讲起她和爷爷的故事。每次将到爷爷把她抱上花轿的时候,奶奶总是忍不住笑起来,布满沧桑的脸上便露出了少女般的羞赧神情。我和阿宽阿强早已笑得前仰后俯。平板车里的煤块也跟着抖动了起来,掉在了雪地里,融化了一路的积雪……    小学五年眨眼就过去了。这五年春,夏,秋,冬中的假期我都留给了山旮旯。无穷无尽的遐想,山山水水的性灵,难以忘怀的岁月和健康的体魄都是山旮旯回赠给我的礼物。

喜欢我就点我吧!

分享:

免责声明:本栏目文章由爱问医联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授权发布,本网站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存在侵权问题,可发邮件至tousu@mail.39.net联系本网站删除处理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 | 医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