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

文章207 阅读量3404953

简介:副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妇产科

没人知道,妈妈们在产房里的种种尴尬!

16477 1个月前

  午饭后,办公室每人,淼哥坐在办公桌前看让.路易鲁瓦写的《全球文化大变局》。

  娟妹一阵风似的跑过来坐下:“淼哥、淼哥,昨天你在朋友圈里发了一首小诗,我觉得写的挺形象,转发到了我的朋友圈。

  

  有人留言,说不能理解,什么叫‘在哭闹嚎的奏鸣中,在血尿粪的包围下,用一声啼哭结束一场煎熬。’

  他们说你在污蔑女性,哭是因为痛,这有什么好说的吗?

  被血尿粪包围,他们就更不能理解了,生孩子就生孩子,怎么搞的被你形容的像大小便失禁了似的呢?”

  淼哥头也不抬继续看书:“很多医院因为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没有开展家化分娩,也就是俗称的家属全程陪产。

  他们要么在电视上看过生孩子,演员歇斯底里的几声惨叫,脸上用喷壶洒些汗水,马上一个干净漂亮5个月大小的宝宝被拍了个特写;

  要么在产房门外东张西望,再玩玩王者荣耀,等着擦干净包裹好的宝宝,和筋疲力尽但满脸幸福的妈妈被推出来。

  他们哪知道妈妈们在产房里经历的种种痛苦和尴尬呀,工作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妈妈都能遇到。

  有疼起来就哭天喊地的,有疼起来就撕咬衣服的,有疼起来就要自杀的,有疼起来就光着屁股满产房跑的......

  说实话,我天生就是干妇产科的料,从工作的第一天就对这些事情见怪不怪。

  生孩子,是真的疼,我特别讨厌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一味的说‘没事、没事,咬咬牙坚持一下就好了’的大老爷们儿。

  你自己去试试,就知道有多疼了,那可真不是娇气,也不是忍一忍就过去的事情。

  都说生孩子相当于20根骨头一起碎,虽然有些夸张,但也足以形容疼的程度。

  无数个夜里,我被助产师叫到产房,路过门口的时候看见一群家属东倒西歪睡的鼾声四起,总是轻轻的叹口气。

  一般的顺产,助产师辛苦一下就能搞定。如果叫到医生,要么产程进展有问题,要么胎心胎监有问题,要么产妇情绪实在无法控制。

  你们的太太在产房里备受煎熬,你们的宝宝在肚子里性命攸关,医生助产士在产房里竭尽全力,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网上有些人,总说医生会诱导孕妇剖宫产,我总是呵呵一笑。工作这么多年,我和我们的同事没干过这儿事。

  顺产比剖宫产好,地球人都知道,只要有机会,我们都愿意劝妈妈们再试试,再坚持一下。

  遇到哭闹嚎的妈妈们,我们都能做到‘铁石心肠’。疼痛难忍,当然会打退堂鼓;坚持不了,当然会情绪宣泄。

  所以我们都会适当的劝一劝,然后让妈妈们自由发挥。

  能哭是好事呀,至少能让负面情绪宣泄出来;能下床乱跑也是好事呀,证明体力充沛还能减少血栓。

  人生人,吓死人,考验医务人员的大心脏,宝宝不出来,谁也不敢离开。

  漫漫长夜,无法睡眠,可怜我憔悴的脸庞,又要多几根白发。

  等妈妈们上了产床,基本算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一群医务人员在旁边,摆体位的摆体位,指导用力的指导用力,还有人给妈妈们喂水喂巧克力。

  宫口开全,我们要时不时的检查宝宝在洞洞里的方位,离洞口的距离。就像一辆巨型货车准备拐个大弯,司机一刻不能放松。

  这个时候,妈妈们经常会不由自主的撒尿,有时候我们一边检查,一边被尿喷一胳膊。

  

  真的没啥,宝宝头下来了,压迫前面的尿道,并且因为疼痛,妈妈们对尿意不敏感。

  能撒尿是好事情呀,尿是穷人的血,有尿说明妈妈们不是衰竭状态,我们可以根据量和颜色来分析妈妈们的情况。

  再说了,撒了尿,没有膀胱阻挡,胎心更好听,宝宝头更好下降。所以有时候,我们会主动去导个尿。

  被尿喷一胳膊不算啥,你是没见过宝宝出来的那一刻,一股热乎乎的羊水飙出,顺着助产师的领口流了一胸脯呀。

  每当看到这个场景,我都会安慰一下:太好啦,羊水美容养颜,正好做过SPA。

  至于拉粑粑,我们就更开心啦,这个时候基本是要解决战斗了。

  除非洗肠,否则每个人都会有点粑粑留在菊花梗里。没有足够的压力,它只能等着下一坨粑粑把它怼出去。

  或者是生孩子时候的宝宝头。等宝宝头足够低的时候,就会压迫到菊花梗,这个时候基本就可以从洞洞口看到黑黑的胎发了。

  所以我在第二产程指导妈妈们用力的时候,喜欢叫她们‘拉屎、拉大便’。

  其实到了后期,真和便秘时候用力一样。说那么多术语,不如直接妈妈们‘拉粑粑’。

  很多妈妈会不好意思,怎么平时知书达礼、温文儒雅的自己,会在一群医务人员的注视下拉粑粑呢,实在是太羞羞了。

  真的没啥,把产褥垫换一换就好,没什么比筋疲力尽、担心受怕几个小时后,看到胜利能让我们更开心的。

  菊花开,洞洞开,宝宝快出来!

  分娩机转过程

  生完孩子,我习惯帮妈妈们把额头的汗擦一擦,把凌乱的头发捋一捋,说几句鼓励的话。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也不愿意自己脏兮兮的出现在别人的面前,哪怕是自己的亲人。

  每次在产房门口,看到丈夫爱怜的搂着老婆,爷爷奶奶高兴的抱着宝宝,外公外婆兴奋的打着电话,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感到开心。

  没人知道,妈妈们在产房里的种种尴尬,这是我们和妈妈们之间的小秘密。”

  

  

  

  刘淼医生广东 广州 广州北京大学深圳医院 妇产科

  更多内容请点击此处 ➔ 我的诊室

喜欢我就点我吧!

分享:

免责声明:本栏目文章由爱问医联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授权发布,本网站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存在侵权问题,可发邮件至tousu@mail.39.net联系本网站删除处理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 | 医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