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林

文章305 阅读量4926059

简介: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心胸外科

我改变不了世界,却可以改变人的胸部

14490 24天前

  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学了医的人能力更为有限,除了极个别改变了世界的医学生(比如伟大中山先生)之外,学医的同学至多只能像鲁迅先生那样说几句风凉话罢了,至于改变世界,几乎等于谵妄。所以医学生最大的宿命就是老老实实给病人看病,此外不能有非分之想。

  我是个医生,专门开刀的外科医生。在读书的时候我曾立下宏愿,希望将来的能悬壶济世,救病人于水火。但将近三十年的行医生涯证明,我只可以悬壶却难以济世。病人实在太多了,凭借一己之力怎可能救一世的病痛呢?

  我越来越清楚的事实是,与其他所有学了医的同学们一样,我的能力非常有限,有限到微不足道。但是,有一样事情注定是不会微不足道的,那便是我的手艺。我改变不了世界,却能用我的手术刀改变人的胸部。

  人来到世界上,是带着各种形状的胸部来到这人世的。有的是刘德华那样的胸部,有的是吴军那样的胸部,他们的胸部很完美,完美到足可以当影星。但更有不少人是带着异样的胸部来到世上的,他们在很小的时候便被诊断为漏斗胸、鸡胸、扁平胸、桶状胸、沟状胸、鞍状胸,更严重的人,甚至会被诊断为窒息综合征、POLAND综合征等疾病,那都是些令人绝望的畸形。

  胸部长相完美,那是上天的恩赐,而一旦长变了形,便等于继承了不幸。患者自己不幸,家人同样不幸。有人说,人来到世上是来受苦的,对于这些胸部没有长好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来说,他们最清楚苦的滋味。

  我是个胸外科医生,是一个专门做胸廓畸形的医生,我每天的工作是与各种各样胸部有毛病的患者打交道。每天多数的时间里,除了做手术,我的工作就是与这些患者朋友交流,我要为他们做检查,要听他们倾诉,我最了解这些朋友的痛苦。

  我不是菩萨,更不敢说自己是天使,但我有慈悲的心肠,我会轻易被这些扑面而来的痛苦感染,我会感同身受。这感觉也会让我痛苦。正是因为这样的感受,使我总是竭尽全力,去帮助我遇到的每一个朋友。

  我的病人不少来自门诊,更多的来自网络,他们通过微博、微信、网站与我交流。到目前为止,微信微博上的病人加起来过万,而粉丝早已突破10万。现实中经我手术治疗痊愈的患者早已超过千人。与同行相比,我的病人数量也许最多,手术量也许最大。但这只是普天之下胸廓畸形患者中的一小部分。我知道有更多的人需要我去为他们服务,为他们解除痛苦。每想到这些,我便不敢为成绩而沾沾自喜,我只想通过不懈的努力,为更多的朋友解除痛苦,从此拥有一个健康健美的胸部。

  

01术前.jpg

  

01术后.jpg

  图1,我改变过的那些胸部。

  

02术前.jpg

  

02术后.jpg

  图2,我改变过的那些胸部。

  

03术前.jpg

  

03术后.jpg

  图3,我改变过的那些胸部。

  

04术前.jpg

  

04术后.jpg

  图4,我改变过的那些胸部。

  (王文林,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医学博士,工作微信:wangwenlindaifu, 微信公众号《胸廓畸形手术专家》:wangwenlinyishi)

  

  王文林医生广东 广州 广州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心胸外科

  更多内容请点击此处 ➔ 我的诊室

喜欢我就点我吧!

分享:

免责声明:本栏目文章由爱问医联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授权发布,本网站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存在侵权问题,可发邮件至tousu@mail.39.net联系本网站删除处理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 | 医生登录